厦门欣力天亚克力制品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我还是我”--傅园慧红了后怕说错话

时间:2016-08-17 作者:admin 点击:

北青报:以后肯定少不了有些演艺、走秀活动,还有商家会来找你,你如何看待?
傅园慧:这几天在里约就有一些采访,还有浙江电视台的一个活动我去参加了,这些都是早就计划好的,也有报批。我有几个原则,参加这些活动或者商业代言一定不能影响到我的训练,游泳队的官方活动我都会参加,关于个人的我会有所选择地参加一些,但一定得是我喜欢的,而且一定要让队里知道和批准,一切按照相关队规来。我不会损害游泳队和中心的利益。
 
北青报:如果有些活动时间和你的训练、比赛有冲突该怎么办?
 
傅园慧:在下一个训练、比赛周期到来之前我可以参加一些,但9月份我要去游全国游泳锦标赛,正式训练开始之后,我会停止参加所有非我职业内的活动,而且说老实话,我也不缺钱。
 
“下一目标是打破世界纪录并游到东京奥运会”
 
世锦赛冠军、奥运会奖牌都有了,傅园慧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呢。她说,“我还要参加四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并且在之前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上,我希望能够打破50米仰泳的世界纪录”。傅园慧还想感谢国家队领队许琦,是他的一个建议,让自己从主攻自由泳改练了仰泳,才有了更大的成就。
 
我读的书跟时尚的同龄人不太一样 从没谈过恋爱,我太成熟了,和男队友们谈话不在一个频道 恢复训练后不再参加任何与游泳无关的活动 其实我一点都没改变,变的是你们.
 
 
短短的十几天,“傅爷”傅园慧完成了一趟神奇的里约之旅。回到北京,她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确切地说,是人们看待她的眼神变了。本报记者带你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您会从中读出某种感动。“傅爷”说,生命之弦已折,折过再续,续后重生!寥寥数语,新一代90后有为青年的正面形象跃然纸面。
 
中国游泳队部分队员于昨天清晨抵达首都机场,受到了近千名粉丝的疯狂围堵,场面甚至一度失控。在人气最高的队员当中,孙杨是直接转机回杭州,“洪荒少女”傅园慧以及宁泽涛则是要出机场返回体育总局驻地,只好面对“狂风暴雨”的洗礼。傅爷说她看到机场内的热闹场面真的被吓到了,此前从未经历过。不过她又说,“还好大部分人都是奔着宁泽涛去的,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傅园慧之所以没有直接回到她非常想念的家中,是因为她还要滞留北京参加几个活动,这都是事先预定好的计划,18日她才能回杭州与父母团聚。牺牲了倒时差和休息的宝贵时间,傅园慧在天坛公寓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变的是你们,我还是我”
 
因为在比赛后的精彩问答以及拿到了中国队历史上第一枚仰泳奥运奖牌,傅园慧一下子尽人皆知,可谓一战成名,知名范围甚至扩展到了国外,更是受到了无数人的喜爱,粉丝暴涨。一下子红了,傅园慧的心态却没变,她说,“其实我一点儿也没改变,变的是你们”。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这几天看到网上各种关于你的报道、视频、段子了吗?知道你有多火吗?
 
傅园慧:当然知道了,其实我不想这样,更想因为运动成绩而被大家关心。我希望大家更多关心孙杨、宁泽涛,还有其他队友。
 
北青报:那你的心态有什么变化?对于网友评价有什么要说的?
 
傅园慧:没有变化,我一直就是这样,从进队起就是这样。我觉得改变的是你们,是外界,是不太了解我的人。网友当然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欣赏和喜欢我的,有中立客观的,也有说难听话的。但我不想改变自己,因为红了就不能做自我了,那会是我最难过伤心的事情。我现在都有点儿怕了,怕我会说错话。我是不是该更低调点儿?
 
北青报:队里和游泳中心有没有针对这些对你嘱咐什么?
 
傅园慧:没有没有,那几天的采访播出去之后到现在也没有人来对我说什么。队里的气氛非常和谐,宽松。我想,领导、领队、教练们都是比较放心我的,知道我比较靠谱,不会出圈,而且都是正能量。再说我平时什么样,他们都清楚,不会给我提特殊的要求,更没有警告什么的。我以后也不会变的。
 
“混合泳接力决赛后一直哭一直自责”
 
在女子4X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中,傅园慧因为正值生理期没有游好,她一直在自责,直到进入央视《风云会》节目演播室前才停止流泪,她说因为自己而没有让队友们获得奖牌,自己非常难过。
 
北青报:混合泳接力决赛那天,你好像肚子很痛身体不适,也对着镜头告诉了全国人民你正赶上生理周期,你很有勇气!
 
傅园慧:实话实说嘛。其实以前赵菁姐(前世锦赛冠军、50米仰泳世界纪录保持者)也对记者们说过,只不过世锦赛没有奥运会影响力大,传播手段和速度也不如现在,我并不是第一个如此坦诚相告的人,而且我的措辞还比较规范、文明吧。
 
北青报:为什么没有为比赛而调节一下生理期呢?
 
傅园慧:我的生理期是很准的,正常应该是赛后来。可能因为是连续剧烈比赛造成的,早来了一两天。教练和我商量后决定不去管它,因为如果采取硬性措施,会有不好的后果,造成生理紊乱,还会危害身体健康。
 
北青报:听说赛后你哭了,但这次没有镜头捕捉到,队友们怎么说?
 
傅园慧:我知道大家都想获得这枚奖牌,非常渴望。但是谁也没有埋怨我,只是我自己非常自责,我一直在哭,都到了央视采访节目的录制演播室之外,我才忍住了泪水。说实在的,到今天我还非常难过,是我自己没有游好。
 
“恢复训练后不再参加任何与游泳无关的活动”
 
可以预计的是,傅园慧红了之后,各类走秀、商业活动一定会找上门来。对此,傅园慧说,“在下个阶段的训练和比赛任务到来之前,我可能会有选择地参加一些,必须是我喜欢的,必须要上报游泳队。之后我不会再参加任何类似的活动”。傅爷豪爽地说她并不缺钱。